来楚生有着怎样的篆刻艺术?他的篆刻手法是怎样的

作者:历史人物    发布时间:2019-12-18 13:54     浏览次数 :

[返回]

是他晚年常用不着字,尤其喜欢将“升”字写成“门”字上边加二短横。“初升” 他曾多次刻印,朱白大小兼备,各有千秋。此印最在的特点是用刀流走自然,似乎漫不经心,信手拈来。“初”字改左右结构为上下结构,“升”字借边两扇门一高一低,错落有致。“初”字两根斜笔与“升”字两直笔在对比中得到统一。全印下部留红较多,但为了不使平淡、板滞,下部边缘用刀直切印边造成一种弯势,于大块红地上略施击技出现零星白底,形成一种苍茫的残破美。 “吴郡岂斋张永恺印”印文分为左右两行,字体大小不拘任意安插,十分自然。这方印,与另一方式样差不多的长方形白文自用印“楚生一字初生又字初升”,有异曲同工之妙,取古玺左右逼边的意趣,中间留红显得十分自然生动。这方自用印在刻制过程中还有一段小插曲。据他的学生张用博回忆,此印刻成后,他嫌中间留红太多便随机应变,在中间补加一条直线。这条直线实在大有道理,如仔细研究,可发现可发。现直线上端倚右,下端傍左,并非是垂直线条,为了打破平衡,又在两面三刀端分加别用刀角敲出几许刀痕。这样竟使一根普通的直线,成了联系左右两边的,富有感情色彩的灵动的线条,成为印面不可缺少的组成间分。作者还在此印左右两侧边略施冲刀,使边线内陷,造成左边印文与右边相通,这一切也都是为了平中求奇,求得变化。来氏的章法、刀法的确有独到的成功之处。有《来楚生画集》、《来楚生法书集》、《然犀室肖形印印存》行世。

篆刻章法十二要领

图片 1

“处厚”一印语出《老子》,这二字他也曾多次制成朱白文印。在一方折文“处厚”的印款中“处其厚,不处其薄”,这也是来氏的艺术观点的体现。按一般规律来讲,篆刻创作中以对一印跑龙套、小篆杂陈,也不宜将不同风格、结构的书体生硬凑合在一起。此印“处”字出自《井人钟》,此钟中另有一个“厚”字,只是较狭长。作者便舍弃此字,而另在《鼎》中找一个较为敦厚的“厚”字,二字虽不同器,但经过作者的提炼消化,却使两字写得浑然一体。一长一短,错落变化。“处”之“虎”头中有一长方形空白,正好与“厚”字下部大口相故呼应。“厚”字长线条逼边,因为采用残边手法避免了两直线重复单调之感来楚生印章中的留空、残边颇具特色,值得我们细细玩味。

一、平正、匀落

这是最基本的要领,就是要使印文安排得匀称妥贴。但值得注意的是,不能将笔划故作盘曲的姿态填满空间,也不能如铅字一样呆板。一般以笔划繁者不觉其繁,笔划少者不觉其少的处理手法为主。汉印及名家中不乏佳作,可细细体会。

书法爱网

图片 2

二、疏密统一

对印面文字笔划多寡差别较大的印,古人有时以“宽可走马,密不容针”的方法处理,对多划字不让其占地多,对少划字反给予较多的地位,从而使疏密对比更强烈,给人以深刻的印象。有时还可调整文字的异体和繁体,人为地安排疏密(如万、无、一等)要彼此统一。

前人长期的治印创作实践。逐渐形成了许多种类的刀法.诸如正入正刀法、单人正刀法、双人正刀法、涩刀法、迟刀法、留刀法、复刀法、埋刀法、舞刀法、平刀法等等:根据笔者长期实践认为基本的方法,则是冲刀法和切刀法两种:其他各种刀法,只是冲刀、切刀两大刀法体系的补充=下面,我们分别加以介绍:

一印,章法奇特,上边的“息、绝”二字特大且逼边,“交”字较窄小,头顶“息”字造成险象,使人有惊心动魄之感。“游”字也顶于“绝”字之下,让小小的“以”字镶嵌其中,全印中间留空,形成密其外而疏其中的景象。线条粗犷厚重,力能长鼎,如果与古印作比较就会感到古玺吕的“日庚都萃车马”的章法与其有相同之处,但经过融会贯通已经全是来氏的家数了。“大处落墨”,章法奇特,“大处”二字呈右下倾斜状,“落墨”二字比较平整,左右两半奇正相生,巧妙地统一起来,此印用刀生辣淋漓,显然是受汉将军印地影响,“大”字大块留红与其三个笔画较繁和字形成蜡虚实强烈的对比。来氏对边缘的处理,往往避免直线,并总让一侧与边缘相连,白文印通边,朱文印则借边,如此一来就使全印顿感舒畅通气。

三、巧拙、粗细

印章的风格应提倡多样,“巧”“拙”是两种不同的风格。但追求“巧”不能失之纤媚:追求“拙”不能失之狂怪。印章文字中多巧者,则就参之以拙,文字中多拙者,则应参之以巧。在传统艺术中,“漂亮”并非好字眼,常作为贬义词,作者都不希望自己的作品被评为“太漂亮”的。印文的粗细,是在篆印时就得注意用笔,这与作者的书法和金石修养有关。应多的留意并分析摹仿古印及名家印中线条粗细的自然处理。

(一)冲刀法 冲刀法,就是刀刃在石上以冲走运行的方式镌刻线条:刻刀奏于石上,也要把握住起刀、行刀、收刀时的表现方法: 起刀时,用刀角自右向左入石,刀柄与印面应保持35。左右的斜度。角度过小,刀身会碰擦印面;角度大,刀刃与印面趋垂直,也难以运行。 冲走时.要控制好刀角入石的深度,运刀时要保持平衡,不要太浅,太浅刀迹浮滑,纤弱无力;太深会使刀角陷入石中,难以运行。冲刀的速度不宜过快、过猛,否则会导致线条破碎,而且难以收刀:行刀时,要用无名指抵住石章的右侧,以控制

“耳目康宁手足轻”,虽然刻的是小篆,但章法却得钟鼎彝器的错落之美。耳目二字占地最少,并会体上提,“康宁”二字十分夸张、放肆地占据全印中间要地,“手足轻”三字则字字相连,这种章法,在“凌江将军章”等前面介绍过的将边印中以找到。来氏的刀法喜冲、切兼施,故冲刀的痛快淋漓和切刀的苍茫浑厚兼而得之。

四、增减、重复

为求全印妥贴,对部分文字有时要作增减处理,但要注意,一印中切不可逐字增减,增减的笔划也不能太多,增减要不碍字义,不失篆体。如增减后变成他字,或章法上并无需要而强自增减,全弄巧成拙。印中有重复字接连出现,一般以二小点代替,如不接连出现,则要变化篆刻,以不致雷同,单调。

刻刀的适度冲力,防止刀刃滑出:总之应稳渐而进,不疾不滞:

“领略古法生新奇”,全印以“古法”二字为中心,“法”字采用繁写,造成一种稳重茂字密之感。左右两边虽然字数多少不等,依然能取得平衡。印中有三个“口”,或大或小或扁不尽相同,加上印中多处留红,使全印疏相映,灵动活泼。

五、挪让、呼应

挪让即在字有空处无法填实,或一字笔划无法使之平正方直时,伸缩文字所占地位,移动文字笔划的位置,使全印气势宽展的办法。呼应这里主要指在章法上两个相同的局部,(包括空间)经过人为的强调,使之起到此呼彼应作用的一种手段,一般有“对角呼应”、“并头呼应”、“盘曲呼应”、“留红呼应”等。

收刀时,要胸有成竹,及时驻留,不要使刀尖削出.锋芒毕露二同时,还要防止因用力过猛而使刻刀冲出.破坏线条,甚至刻伤左手:

图片 3

六、盘曲、变化

字体有的带方势,有的带圆势,有屈曲、有的平直,为求章法上的协调,对个别字可作屈伸方圆处理,但一切应视印文而定。同一内容,如要求连刻数印就要变化字体,或增减、调整其字体结构、位置、或加置印框,或变化流派风格,变化朱白等,以使其不相雷同,就是对几根平行线条,也应使粗、细、长短、波折、顿挫、斜度等取得变化冲破平淡、板滞局面。

学习冲刀法,如能掌握以上几个环节,就可使刻出的线条取得猛利刚劲的效果。

“矢一斋”一印,前二字笔画特少,给布局造成困境,而此印却是用人为的疏密的办法,采用异体字调整章法形势。右下角用繁体“一”字压住阵脚,而“斋”反用简体,全印由于疏密的巧妙处理,顿感峰回路转,柳暗花明。

七、穿插、笔

有时为了打破平板的章法,使字与字相互顾盼,往往将其中笔划随势伸缩,上穿下联以达到气贯势连。但采用此法宜慎重,以免弄巧成拙。有时白文印笔划繁多琐碎或平行线条过多,则可对文字作“笔”处理,使全印浑为一体。并笔相当于书画上的“墨渗”但往往化到一定程度而止,在外围要防臃肿,在内心必留细眼,而不是随意信手所能达到的。在临印时应留心学习名印中的笔法。

(二)切刀法 切刀法,就是刀刃在石上以起伏切刻的方式镌刻线条:切刀起刀时,先将刀刃的右角刻入印石,与印面呈45。的斜角,刀柄略向右倾,刻入石面。如此反复,以点成线。 行刀时,注意在点的基础上,将刀柄向左倾,使刀刃逐渐切下,使刀刃的左角贴近印石。这样,就可由点切刻连接成线条。切刀行刀时要防止切刻的排列不要过于整齐,应自然错落、这样刻出的线条便含蓄老辣,富有金石气 ,又能避免锯齿形的弊病: (三)白文,朱文、单刀、双刀 白文,就是指篆刻作品的线条作阴文的表现,如作品校尉之印。 朱文,就是指篆刻作品的线条作阳文的表现,如作品王音印信: 印章的线条而可由单刀和双刀两种方法来表现。

生肖印“阖家欢乐图”,集牛、龙、蛇、兔四种动物为一印。介绍不定期氏的篆刻,不谈他的肖形印章,是不会面的。他一生,尤其在晚年,创作了在量的肖形印,内容广泛,有生肖、佛象、草虫故事、成语、新民歌等,尤以生肖印刻得地很多。而且,能一反一印一肖的常规,可将全家数人的生肖容纳于方寸之间,前无古人,十分别致。此印共有四种生肖动物时,牛、兔以块面造成形,用白文刻法,蛇、龙形象以线条为主,以朱文出之得对角虚实呼应之妙以极简练、概括的手法塑造了生动的形象。

八、留红、空白

印章的留空处,在白文叫留红,朱文称空白。尤其白文,大块留红,可以给读者强烈的印象。篆刻讲究方寸之地“分朱布白”,这“布白”也即留出空处,实在是最要紧的事。好比造屋,设计前,先得定好门窗地位一样,在设计印稿时也得规划好何处留空,这种范例,在古印及名家中是不少见的。

单刀,是刀锋在石上一次运行所刻出的一根凹型白文线条。单刀有冲刀与切刀之分,但无论是冲刀还是切刀,都可以直接表现印章文字。齐白石治印,就是以单刀直冲著称.创作出独具风格的篆刻作品。他的单刀痛快淋漓,并独创了齐派篆刻艺术:但是单刀的线条南于是一刀刻成的,准确性较难把握。故初学者加强单刀技法的训练是十分必要的.这对提高篆刻技巧也是重要的一个方面。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九、离合、变形

离是将字形太局促者分开、使者宽展,合是将字形太散漫者连一体,不致造成几个字的感觉。但要离合有伦错落有致,离不致散,合不致局促才好。有些字笔划繁简不一,线条排列方圆杂陈,就须变动其字体的一部分地位,使之化长为方,或化方为长,以取得统一调和,给人一种新鲜感。

双刀,就是用往复两刀来表现白文线条。双刀刻出的白文线条粗细的变化很大,所以双刀的表现力较单刀要宽:

十、文、合文

印章文字一般是从上到下、从右到左地排列,但有时为了布局上的需要,将繁简悬殊的文字安排得斜角对称,将文字的次序作逆时针方向处理,就是“文”。有时为将单数字排列成双数字那样均衡,或将一简一繁的文字或两个较简单的文字处理从只占一个字的地位,这便是“合文”。

刻双刀时,先依线条内侧的边沿入石用冲刀或切刀的方法.刻出一条单刀白文然后将印石作180。的转位.再沿着线条的内侧边沿,刻出线条的另一边这样,两根单刀白文线条,就组合成一根双刀刻成的白文线条。如果所要表现的线条较粗,经往复两刀后,中间常有留余部分,这只需要用刀刃逐一刻去即可。

十一、草、隶、楷外文字

除篆书以外其它文字入印古已有之,须参考“元押”、“龙门二十品”、“汉简”等资料,使之有金石息。偶以外文字母入印,也要以汉字结构变能处理,使之与其它浑然一体。很重要的是必要多多揣摩有关的传统资料及名家作品。

双刀表现的线条两端,通常不能取得预期的并合效果,而呈燕尾状,白文线条越粗,燕尾状就越明显,此时可用刀刃在燕尾的中间作辅助处理。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处理不要直接与原有

十二、加边

界划在创作中,为求全套印谱之形式多变,可以依照古印的形式,在印章中加以各类界划,边框。所要注意的是,是所采取的界划同所配的文字要合乎印章的传统体制如在周秦格式中,填以汉印文字或宋元文字,就显得不伦不类了。

刻双刀时,先依线条内侧的边沿入石用冲刀或切刀的方法.刻出一条单刀白文然后将印石作180。的转位.再沿着线条的内侧边沿,刻出线条的另一边这样,两根单刀白文线条,就组合成一根双刀刻成的白文线条。如果所要表现的线条较粗,经往复两刀后,中间常有留余部分,这只需要用刀刃逐一刻去即可。